他们为保护候鸟蛮拼的

2015年3月17日 苏文洋 北京晚报

黄花。春雨。江南。

“跟着大雁去迁徙”东线考察队的起点,选在了我国重要的候鸟越冬地区江西鄱阳湖都昌县。这里是“中国小天鹅之乡”。据都昌县林业局局长曹达贵介绍,都昌县拥有鄱阳湖湿地面积185万亩,占湖区的1/3,有白鹤、东方白鹳等为代表种群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7种,小天鹅、灰鹤等为代表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动物38种,省级重点保护鸟类69种。一位鸟类摄影爱好者告诉我,鄱阳湖每年有上百万只候鸟、上百种候鸟前来栖息,其中有一多半在都昌湖区度过秋冬季节。大规模、大批次的候鸟纷至沓来,一年有半年时光为都昌构成一道又一道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动感风景。

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我们不仅乘船观察到即将远飞的大雁,同时还结识了那些为保护湿地、保护候鸟蛮拼的都昌人。

2008年,都昌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立,县政府任命李跃为首任局长。要保证候鸟的安全,必须转变湖区群众靠湖吃湖、临鸟猎鸟的生活方式和陈规陋习。都昌县24个乡镇,有21个沿湖。全县80多万人,有60多万人依湖而居。为了把“生态都昌,候鸟天堂”的环保理念宣传到千家万户,他组织制作、印发十多万份有关湿地、候鸟方面的资料、光盘、小册子及流动宣传展板。同时,建立了3个基层保护管理站,组成了一支精明强干的巡护队。每当遇到雨天、雪天、雾天,候鸟最容易受到伤害、盗猎的日子,他和巡护人员一起风餐露宿,执勤在湖区第一线。由于受利益驱使,一些不法分子在湖洲、滩涂上布设“天网”、投毒药,企图猎捕候鸟。从2008年至今,巡护人员砍断了数千幅“天网”、数万杆篙,换来了候鸟的祥和与安宁。

70多岁的“鸟爷爷”李春如,是中国首个民间“候鸟医院”创建者。他从事候鸟保护33年,一共救护、放飞过11749只鸟儿。为了保护大雁等候鸟,李春如曾经在2004年与非法盗猎者做斗争时挨过一刀。2010年,他被聘请为保护区管理局义务护鸟员,至今仍然坚守在护鸟一线。他和我聊起鸟的故事,多次强调:“鸟不懂人语,但懂人情。”不过,被人救助过的鸟,往往容易与人亲近,放松对人的警觉性,有时反而会被坏人诱捕。

在东线考察启动仪式上,我见到了一批骑自行车的老人,他们来自九江庐山户外运动协会。会长黎建伟说,他的“老鬼车队”有一百多人,平均年龄60岁,这两年一直在做环湖湿地和候鸟保护的工作,帮助环湖居民提高湿地和候鸟保护意识。他们曾经发现有农民填湖违建,及时加以说服制止。

都昌县政府和人民为保护湿地、保护候鸟作出了贡献,也做出了牺牲。在人湖争地、人鸟争食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让地让食。目前,这里还不是国家级保护区,也未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因此,也就没有纳入国家湿地生态补偿范围。候鸟是不分也分不清什么国家级、省级或县级湿地,只要有水有食又安宁祥和,它们就愿意当做自己的栖息地。在人为划定湿地等级与补偿时,不妨学习候鸟是如何“从实际出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