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保做实事—天鹅大雁东北虎

2015年6月7日 蔡文清 北京晚报

    跟着大雁去迁徙

相比之下,今年3月举行的“跟着大雁去迁徙”全国候鸟迁徙直播大型公益活动甫一发布就吸引了不少人, 50多岁的纸媒资深评论员苏先生,第一时间就报名参加,他在自己供职的媒体发文谈及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大雁去迁徙”时表示“觉得眼前一亮,大有文章可作”。经历了22个昼夜,途经13个省市,长途跋涉上万公里,这趟非比寻常的旅行让他感慨颇多:老话讲“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在“跟着大雁去迁徙”的路上,听到、看到的却是大量“鸟为食亡”的最新例证,觅食既是所有野生动物生存的需要,也是种族延续的需要,一旦无食可觅,不仅仅是个体的死亡,而且是某个物种的灭绝。“搞转基因杀虫的人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简单而又严肃的生物多样性保护问题,用某种鸟吃某种虫可能不会让虫灭绝,虽然损失一些农作物,但这是自然的生物多样性平衡过程,用强力农药或转基因办法杀虫,对整个地球自然生态产生的后果值得估量。”

作为一位热爱动物关注生态的非专业人士,跟着专业研究人员跑了一路,也让苏先生大开眼界,从南到北的鸟道上,他注意到已经有很多人在为保护自然、保护生物多样性在辛勤工作,特别是由解焱博士倡导的新的保护模式——“保护地友好体系”已取得很大进展,其中一个项目是在位于中俄朝三国交界的吉林省珲春市敬信湿地推广“与自然友好”的水稻种植方式,完全不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杀虫剂,既能保护敬信湿地良好的水质和土壤,又能为候鸟提供安全健康的食物,还能通过生产高品质的大米为当地农户增加收益,同时也为当地的日常保护行动提供一些运营资金,可谓一举四得。

记者了解到,珠峰雪豹研究、跟踪鸟类迁徙、保护野生东北虎……这正是中科院动物所解焱小组致力从事的中国自然保护地研究工作,解焱是一位在自然保护方面卓有成就和享有盛誉的女性学者,在环保公益圈子里,熟悉她的人们都称她为“环保斗士”,有效保护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捍卫国家生态安全底线正是她所倡导的自然保护地研究工作的初衷。

    天鹅大雁成美食

小时候,看到天空中飞过的一群群大雁,看着它们整齐的排着队形,都会十分好奇,这些鸟的家到底在哪里,是从哪里飞过来的,又要飞到哪里去,它们这种年复一年的“春去秋回”背后隐藏了多少故事。

“事实上,迁徙是候鸟生命周期中风险仅次于繁殖的一种行为,危机四伏的鸟道上,有着生与死的考验。”解焱博士告诉记者,早些年,人类活动对候鸟迁徙的影响相对较小,而近年来,“人鸟”之间的矛盾已逐渐显现,在国内南北向的候鸟迁徙通道上,候鸟们正面临着疯狂盗猎和栖息地破坏的双重伤害,一些地方推崇的野味经济、放生经济、笼养经济、标本经济以及驯养繁殖等管理漏洞,导致候鸟从越冬地到繁殖地的每时每刻都处于被盗猎的压力之下。曾有护鸟组织到民间调查候鸟情况时,当地的农户介绍说,以前一斤以上的都挺多的,现在八两的都很少了。“可见候鸟在迁徙途中所遭遇到的杀戮已经非常严重,也反映出了它们非常恶劣的生存现状。”

今年春季,随着一批装有国产定位追踪器的雁鸭类候鸟陆续开始北迁之旅,一场由解焱博士牵头组织的名为“跟着大雁去迁徙”全国候鸟迁徙直播大型公益行动在鄱阳湖和洞庭湖同时启动。起点站洞庭湖,队员们就看到,因水位变化加剧、过度放牧等导致鸟类栖息地大量丧失,非法捕杀又给鸟类生存带来了很大威胁。在河南境内,村民们拉的粘鸟网到处可见,粘网上鸟儿的死状惨不忍睹,其中一处有6只纵纹腹小鸮(国家二级保护鸟类)被粘死,非常令人惋惜。当地人说,拉网粘鸟一是为了防止飞鸟偷食村民果园里的果实,二是如果粘到肉多的,如斑鸠这类的则会取下来吃掉,而那些瘦小没肉的留在网上,起到警示其他鸟儿靠近的作用。

一路上队员们无不被所看到的景象而震惊,过境停留的候鸟成为当地人免费获取的食材,天鹅肉、大雁腿在普通的农家店就能随便点着吃, “铁锅炖大鸨”已成为餐桌上的美食,而沿途的很多湿地都已被开发商买下开发或将要开发成商业项目,“当人类的愚昧与残忍、贪婪与丑恶没有有效根治的时候,我们明白真正的‘鸟道’护航,不过是万里长征走出的第一步。”全程参与活动的媒体人虞宗霖感慨地说道。

    为东北虎清猎套

“大家都知道‘一山不容二虎’,说明老虎的领域性很强,特别处于繁殖期的雌性老虎领域性最强,它必须要找到一块地,足够给它和它未来的孩子提供食物,它才会在这个地方定居下来,并且在这个地方繁殖。”做过多年东北虎研究的解焱博士对虎类的感情很深,她发现,我国东北虎数量只有20多只,老虎生存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当地老百姓下套子套狍子野猪等,一方面减少了老虎的食物,另一方面也套死过很多老虎。

“山林中套子非常多,如果不清除,就会一直在森林中危害野生动物。这是一项必须要开始的行动。”今年1月东北最冷的时节,解焱博士带着她的队员走进了冰天雪地的吉林省珲春市东北部山区,为东北虎清套。

清套的工作非常辛苦,爬冰卧雪,穿林过溪,队员们一路上看到很多动物血迹,也发现很多飞鼠的粪便和吃食留下的痕迹、狍子卧迹和粪便等动物踪迹,曾是猎人的当地居民李甲武介绍,相对于20年前,现在林中野生动物数量肯定是少了,但是相对于10年前,野生动物数量显然增加很多,说明了过去十年的保护工作很有成效。

这个李甲武可不简单,从7岁开始捕鸟类等小动物,十五六岁围捕大动物,一般一年能打十几只,在当地也小有名气,他介绍说、像他这样的猎人每个村都有不少,这些人是下猎套和利用猎狗围猎的主力。最近几年,李甲武已经主动放弃打猎,并加入保护地友好体系爱虎小分队,积极参加清套行动,他丰富的打猎经验反过来又帮助清套队员更清楚的了解狩猎者的行为习惯和去向,使得清套行动有具体而明确的目标,大大提高了清除猎套的效率。在解焱看来,李甲武的转变不仅仅是对于狩猎行为的反思,更说明了当地的人民认识到了保护自然和野生动物的重要性,“因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才是根本的生存之道。”

这次行动收获颇丰,历时16天共有298人次参与清套,覆盖面积797平方公里,行动里程达337公里,共清理猎套兽夹1860只,猎套堆积如山。虽然活动取得了成功,但因为每次清套之后当地人还会下套,因此清套行动需要年年举办。

解焱博士介绍,为了使清套活动具有长效性,目前已成立了“爱虎小分队”,由热爱老虎,并愿意用实际行动保护老虎的民间志愿者团队组成。目前主要成员有20多人,主要来自黑龙江和吉林,成员职业广泛,有当地社区企业职工、农民、军人、教师、企业主、公务员。“爱虎小分队”中随时待命的有7人到8人,比较灵活的有10多个成员,已经成为清套行动中一支不可或缺的外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