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地友好可减少“鸟为食亡”

2015年3月31日 苏文洋 北京晚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流传千百年的老话,至今仍然有生命力。凡是今天还活着的老话,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某种规律的总结。有多少人已经逃出了“人为财死”的规律,这个不好证明。但是,在“跟着大雁去迁徙”的路上,我听到、看到大量“鸟为食亡”的最新例证。觅食既是所有野生动物生存的需要,也是种族延续的需要。一旦无食可觅,不仅仅是个体的死亡,而且是某个物种的灭绝。搞转基因杀虫的人,绝对不会想过这个简单而又严肃的生物多样性保护问题。用某种鸟吃某种虫可能不会让虫灭绝,虽然损失一些农作物,但这是自然的生物多样性平衡过程。用强力农药或转基因办法杀虫,对整个地球自然生态产生的后果值得估量。

令人高兴的是,从南到北的鸟道上,我不但看到了很多人在为保护自然、保护生物多样性辛勤工作,也了解到一些地方政府和农民就这个问题积极探索“人与自然和谐”的解决办法。大雁米、鹤米和天鹅面的出现和生产,就是这种积极探索的有益尝试。

吉林珲春敬信湿地是候鸟迁徙的重要栖息地,也是水稻的产地。当地社区的生产生活影响了鸟类栖息地的生态环境(大量使用化学合成农药化肥杀虫剂除草剂等,以及阻止候鸟取食的防护措施),但候鸟的栖息和进食也的确干扰了当地人们的生产生活。当地从前年开始试验种植不使用农药化肥的有机水稻“大雁米”,产量确实减少一些(大约1/3),但价格提高了几倍。农民的收入提高了,对候鸟直接取食稻田中的食物不仅不再赶尽杀绝,还成立护鸟队,保护候鸟及相关食物链种群的安全。

在江苏盐城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住了两晚,最后一晚,主人给东线考察队员品尝“鹤米”。这里是冬候鸟的非常重要的栖息地,有大面积的沿海滩涂,又有“丹顶鹤之乡”的美称。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讲述齐齐哈尔女孩徐秀娟来这里养护丹顶鹤,为寻找迷失的鹤而牺牲,成为我国第一位环保烈士,故事就发生在此地。盐城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仅拥有核心区30万亩土地使用权,占保护区面积的10%。保护区管理局尝试从农民手里租了600亩土地,开发种植“鹤米”,类似于敬信湿地的保护地友好体系“大雁米”,也是通过进行有机生产和增值产品的方式,缓解保护地“被开发”的压力,作为一种保护的手段,探索一种丹顶鹤和当地农民“双赢”的模式。目前,相关的认证已经在进行申请。每年,二三月冬候鸟由此停留觅食休整后飞往北方,夏候鸟四月来此栖息,筑巢孵化,繁衍后代。

听曾经到过山东荣成的解焱博士介绍,在荣成天鹅所栖息的湖周边的田地里,几百年来一直延续着种冬小麦的习惯。冬小麦一般每年秋天的10月种下,冬季长出两寸高左右。大部分天鹅和大雁都会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进食冬小麦,并且留下粪便。荣成正在通过建立友好地保护体系,推动不使用农药化肥的冬小麦,生产加工出“天鹅面”。这样,有机面粉价值高了,就可以带动当地社区不驱赶、不猎杀天鹅,让天鹅在冬季的时候有绿色植物可食。

“保护地友好”的有机生产方式,正在改变一些地方农民“不使用农药化肥不会种地(农民的话)”的生产方式,也改变着“不使用农药化肥不愿种地”的生产观念。人们不仅仅是可以通过“大雁米”、“鹤米”、“天鹅面”的有机生产,达到人与自然和谐,人与鸟类保护地和谐,还可以与老虎、蜜蜂、蝴蝶、蜻蜓、青蛙等大自然多种多样的野生动物和谐,最终增进人类自身的福祉。毫无疑问,消费者在食用有机食品中,这方面的开支也会相应加大一些。但是,人们是否可以压缩一些其他方面的开支,接受这种“保护地友好”的生产方式,也对人类智慧是一个小小的考验。我们必须指出,与自然友好,与保护地友好,这是人类最为明智的选择,减少“鸟为食亡”不仅仅是农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