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候鸟平安飞过唐山

2015年3月27日 王蓉辉 环渤海新闻网|唐山劳动日报

摄影:闫军

我们居住的环境,包括湿地、滩涂、树林、海岛,不仅仅属于人类,它可能也是候鸟迁徙路线的重要环节,作为鸟道存在可能比人的历史更久远。”3月23日,在乐亭县海港区沿海湿地内的一片开阔地上,一块简朴的黑色石碑矗立起来,那上面镌刻着一篇特殊的“鸟道宣言”:“人类不能随意占有、开发,至少要给鸟类留出活命通道。”

这块石碑是全国大型公益护鸟行动“跟着大雁去迁徙”重要途经地标志第06号碑,在它的旁边,是新搭建的约9米高的观鸟塔,不远处,就是乐亭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大清河救助站。唐山沿渤海地区是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中停地,是我国重要的鸟类栖息、繁衍区域之一,树立这块碑不仅仅是为了做一个标志,更重要的是提醒人们,我们与鸟类拥有一个共同的家园,维持生态平衡,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生活和未来。

让每一只北归的候鸟都能平安地飞过唐山,让每一只鸟儿都能在蓝天下自由自在地翱翔,我们,责任重大;我们,别无选择。

  跟着大雁去迁徙

23日上午,这片宁静的沿海湿地和长年守候在这里的志愿者田志伟,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跟着大雁去迁徙”全国公益护鸟行动发起者之一、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解焱博士和几位志愿者风尘仆仆地赶来了,他们于3月15日从江西省的鄱阳湖出发,跟踪着北归候鸟的飞行路线,途经安徽安庆、江苏盐城、山东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等地来到唐山。

解焱博士这是第二次来到渤海湾中的这片沿海湿地。多年来,解焱一直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奔走在全国各个自然保护区,观察、研究野生动物的生存状况,向人们宣传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早在2003年“非典”时,她就曾提出了“野生动物不是人类的附属品”的观点,她认为,我们必须要改变人类拥有野生动物,对野生动物拥有绝对的支配权的概念。野生动物属于大自然,不属于人类。因此,当我们进入野生动物家园的时候,要像到别人家里做客一样,不能随便拿取或破坏别人的东西,而只能欣赏。大自然所需要的只是维持其健康和平衡。否则,人类得到的将是大自然的报复。如今,她在继续进行野生动物保护和研究工作的同时,大力倡导“保护地友好体系”理念,为保护地社区经济发展与资源保护寻求科学的途径。

解焱一行在田志伟的带领下,参观了大清河救助站,“问候”了因伤护养在救助站里的雕鸮、大鸨等野生鸟类,下午又登上菩提岛观鸟。在大约1000亩的泥滩上,大家很快就数到了8只小白鹭、40多只白腰杓鹬、300只左右环颈鸻等珍稀鸟类。看着它们在滩涂上自由觅食、嬉戏,解焱博士表示,这样好的泥滩已经非常少见了。

这次“跟着大雁去迁徙”全国公益护鸟行动总行程达25000公里,跨越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安徽、江苏、山东、河北、北京、内蒙古、吉林等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所经之处都是候鸟迁徙的重要中停地。解焱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逐步建立我国的鸟道保护体系,以实际行动向社会公众宣传保护候鸟和维护生态环境的重要价值和意义。

在唐山短暂停留之后,解焱和她的团队又追踪着候鸟的迁徙踪迹出发了。

  在沿海湿地里守候

在大清河盐场一带,大人孩子都知道在沿海湿地里有一位可敬的志愿护鸟人——田志伟。11年来,他为了保护每年飞经渤海湾的候鸟和大量珍稀的留鸟,付出了无法估算的心血。春夏秋冬,老田几乎不间断地在湿地间的小道上巡视,调查湿地鸟类的生存状况,阻止偷捕者的行径,救助受伤的鸟类,向当地百姓宣传爱鸟、护鸟的道理。

从11年前救助13只中毒的东方白鹳起,田志伟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如今,当年抢救存活下来的6只白鹳还平安地生活在唐山大城山鸟语林。老田和乐亭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大清河救助站总共救助过30多种林鸟、10多种猛禽和50多种涉禽,共计300多只,其中很多是国家一、二、三级的珍贵禽类。

老田的护鸟行动长期以来一直得到了乐亭县林业局、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大清河边防派出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大清河救助站的各种护鸟工作也在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支持下,有序而又卓有成效地开展着。

乐亭县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开展较早,1996年县林业局就已成立了森林派出所,现已升级为森林公安局,在打击非法捕杀野生鸟类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12年乐亭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成立后,在全县范围内广泛开展多种多样的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呼吁城乡群众不捕杀、不贩卖、不食用野生鸟类,发现非法捕猎行为及时向当地派出所或森林公安局举报,遇到生病或受伤的野生鸟类及时与森林公安局和保护协会联系。

据乐亭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张新刚会长介绍,在大清河救助站,一支28人的护鸟队已组建起来,成员大多是大清河盐场的老工人,他们在湿地一带义务巡护,保护候鸟繁殖,防犯非法捕鸟。如今,爱鸟、护鸟的意识已经深入当地村民们的心中,以前每年5月份鸟类繁殖季节,都会有村民捡拾鸟蛋,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几乎没有了。许多村民们发现有受伤的鸟儿,会主动送到大清河救助站。

  湿地里的爱鸟者之家

走进大清河救助站的小小院落里,仿佛就进入了一个唐山野生鸟类博物馆。在救助站的外墙上,来自北京的志愿者们手绘的丹顶鹤伸展着优雅的身姿。三间小屋的墙壁上,贴满了鸟类种群图和展现各种生存状态的照片,都是老田在湿地里观察鸟类时拍下的。在这里,可以看到鸟儿成长的全过程,在鸟妈妈辛苦的孵育下,毛茸茸的小鸟儿破壳而出,逐渐褪去绒毛,长出坚硬的羽翼,飞向蓝天。老田熟悉湿地里的每一种鸟儿,只要有鸟儿的身影掠过,他就能脱口说出它的名字。这里还有老田亲手制作的了解鸟类知识和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宣传栏。

大清河救助站已经成为唐山乃至全国闻名的爱鸟者之家,也是受伤或迷途鸟儿的温馨“家园”。

只要说起湿地里的鸟儿,老田就会如数家珍,滔滔不绝。他会告诉来访者,在渤海湾的一片湿地里,每年迁徙经过的鸟类有380多种,如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大鸨、遗鸥、东方白鹳、白头鹤等,二级保护动物如疣鼻天鹅、小天鹅、灰鹤等,还有鸻鹬类、燕鸥类、雁鸭类等珍贵鸟类在此繁衍生息。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在这里的调查记录显示,在渤海湾迁徙的候鸟中鸻鹬类候鸟的种类占全世界的90%以上。让老田心忧的是,大肆偷捕鸟类的恶性事件还时有发生。而随着沿海滩涂养殖业的发展,养殖中一些药物的使用及对外部环境的污染也在威胁着候鸟的生存,老田发现,有使用药物的养殖区域没有鸟儿过去觅食、栖息。身为乐亭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老田觉得他们的工作远没有减轻的时候,他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们能够自觉地投入到环保活动中来。

近几年,大清河救助站与科研机构合作,为几只他们救助下来的候鸟佩带了GPS,并编了号,这样,当把这些鸟儿放飞后,科研人员就能及时、准确地跟踪到它们的迁徙路线和栖息地点,为研究和保护种群提供宝贵的数据。据了解,前不久老田他们放飞的一只大鵟和一只东方白鹳,目前都已安全飞到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