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野生动物,我们还能做什么

2015年12月8日 刘垠 科技日报

    近日,河南郑州一在校大学生闫某,因非法捕猎并贩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和隼形目隼科动物16只,非法收购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凤头鹰,获刑10年半。此事一经报道,让野生动物保护再次走入公众视野。刚刚过去的11月,是我国第25个“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月”。虽然“保护月”过去了,但中国野生动物正在遭受残杀和掠夺的血淋淋的现实仍然没有停歇。过去的每一年我们都在高喊保护野生动物,也有很多人对保护野生动物充满热情,但是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究竟为什么要保护野生动物,是遥远的道义?模糊的情怀?还是少数人的职责?这其中又有多少混淆的概念和懵懂的误会?我们到底该怎么保护野生动物?

    保护野生动物究竟为了什么?

    如果世界上没有野生动物,人类就无法生存,保护野生动物实际上就是守护人类自己

人类,栖身于钢筋水泥的丛林之中;野生动物,或藏身于莽原老林,或游弋于浅滩深潭,它们看似离我们很遥远。于是有人不禁生出这样的疑问,野生动物和人类的生活风马牛不相及,为什么我们还要保护它们?

“其实野生动物离我们并不遥远,相反它们与我们的关系非常密切。”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保护地友好体系发起人解焱说,“谈到野生动物,大多数人会想起老虎、羚羊、大熊猫等大型的珍惜保护动物,但是,除此之外,经常出现在我们城市环境中的蜜蜂、蚯蚓、青蛙、蝙蝠等,这些我们司空见惯的小动物也都是野生动物。”

在全世界的870万种生物中,动物占了89%。它们和人类的关系究竟密切到什么程度呢?解焱说:“密切到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野生动物的话,人类就没有办法生存。”

这并不是夸大其词。面对记者的疑问,解焱举例说,人类的大部分农作物是依赖于野生动物传粉的,没有传粉动物,植物无法繁殖,另外,很多植物的种子不通过动物的搬运,或者不经过动物消化道的消化作用,就没有办法发芽、传播。通过科学的计算,传粉动物对全球作物的价值贡献已经超过了540亿美元。然而,现在几乎所有的授粉物种都在减少,如果没有这4万种传粉的野生动物存在,将会导致严重的农业问题,人类未来或将面临无粮可吃的窘境。

除了有益于作物的繁育,野生动物还有利于农作物的生长。枯枝落叶、动物的尸体和粪便经动物和微生物分解后,会增加土壤中的营养,以供植物生长所需。例如,蚯蚓粪就是一种理想的天然生物肥,既能使土壤肥沃,又能提高土壤的抗旱能力;蚯蚓粪中的蚯蚓酶还可以杀死土壤中的病毒、有害菌和对植物生长有抑制作用的物质。另外,鼠兔、蚯蚓等野生动物在土壤中钻洞,会使土壤变松,让空气和水更容易抵达作物的根部,从而有利于作物的生长。如果没有野生动物,土壤将面临板结、退化。

“野生动物是生态系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野生动物的话,整个生态系统就会崩溃,而生态系统崩溃的后果是人类无法承受的,因此保护野生动物实际上就是守护人类自己。”解焱说。

    狩猎与保护是必然的矛盾吗?

    运动狩猎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限额狩猎,对种群破坏很小,并且狩猎价格不菲,可以反哺野生动物保护

一提起“狩猎”,一般人的脑海中会浮现出这样的景象:随着“砰”的一声枪响,一头长着美丽斑点的梅花鹿倒在血泊之中,双眼失去生命的光泽。

因此,在很多人看来,要想保护野生动物就一定要严禁狩猎。殊不知,并非所有狩猎都与野生动物保护背道而驰,一种名为运动狩猎的活动如果管理好了反而有利于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打死动物是为了保护它们?这听起来委实有点矛盾。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动物保护专家卡尔·马尔科姆将狩猎分为3种:维生狩猎、商业狩猎和运动狩猎。维生狩猎是为了提供基本的衣食而进行的狩猎,因为需求少,所以对动物种群的破坏不大;商业狩猎的目的是获取作为商品赢利的肉、皮、毛,所以显得“贪得无厌”,对动物种群的破坏很大;运动狩猎则是为了追求个人体验,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限额狩猎,数量非常有限,对动物种群的破坏很小。

解焱介绍说,运动狩猎有着一系列的严格规定,除对狩猎的数量有限制外,还须遵循打公不打母、打老不打幼,且在发情、繁殖季节不能打等很多原则,最关键的一点是运动狩猎价格不菲。偷猎一头动物在外面可能也就卖1000元人民币,但是运动狩猎打一头动物可能就要1.5万美金。如果这些收入能够返回到当地野生动物保护的工作当中去的,让参与野生动物保护的社区受益,就会成为当地保护野生动物的一种正面的力量。例如俄罗斯很多森林都是属于个人所有的。国家每年会给这些森林主一定的狩猎限额。这些人将限额卖给想要打猎的人,并带着打猎的人在他们的区域里进行狩猎,所有服务都是由森林主来提供,收益也归森林主所有,因此带着人在自己的领地里打猎,就成为一个很好的收入来源,这样森林主就会对自己领地里的野生动物保护非常重视。他们会将野生动物看作是自己的财富,主动加入到防止盗猎的行列中。

不过解焱认为,中国的运动狩猎工作还没有准备好,由于我国透明管理和监督机制、保障当地社区参与的机制都没有建立起来,因此还不宜着急开展运动狩猎活动。

国家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主任助理曾岩表示,虽然运动狩猎在某些地区不是最好的保护野生动物的办法,但它毕竟是个被验证了的有效途径。希望合理合法、分配公平的运动狩猎在中国也能成为一种自然保护途径。但愿我们的社会能理性接纳并积极监督这些“持枪的环保主义者”。

  保护只是单纯救助每个个体吗?

    救助个体只是手段,保护野生动物最终目的在于维持整个生态系统平衡

看到一只被志愿者救助伤愈的天鹅振翅远去,化为天际的一个黑点,足以让每一个身在现场的人热泪盈眶。在野生动物保护的各个领域里,最直观、最感人,也最容易引发共鸣的,无疑是“救助个体”。但是,人们往往容易忽略的一点是,救助野生动物个体的价值通常并不在于个体本身,而更多地在个体背后的整个种群。

正如解焱所说,“保护野生动物并不是保护每一个动物,而是要维持一个生态系统的平衡,而生物多样性则是构成平衡的重要因素。”

她说,我们过去称为农业害虫的昆虫,往往是因为生态不平衡导致一些物种过度发展。要知道在一个平衡的生态系统中也会有这些所谓的害虫存在,为什么就不会对农作物构成危害呢?就是因为它们被其他天敌或因素控制了,以正常的密度而存在。因此过去我们对农业害虫恨不得杀尽最后一只而后快,而现在倡导的生态农业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却是要容忍一定程度的被我们称为害虫的物种,只有当它们的数量超过一定的限度才用农药等办法进行控制,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生物多样性,保持生态平衡。相反,对于那些破坏了当地生态系统平衡的外来入侵物种,我们不仅不能保护,还要消灭。科学研究发现,在一些岛屿上将外来入侵物种消灭以后,当地的生态系统恢复的非常快。

因此,解焱指出,保护野生动物不能从保护每一个个体上去考虑,还是要从维持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角度去考虑。

保护野生动物普通人可以做什么?

    如果每个人都能把保护野生动物的理念渗透到工作和生活当中去,那么它的影响将会非常大

    “保护野生动物不仅是林业局、环保局,以及少数喜欢野生动物的人士的职责。”解焱说,保护野生动物是我们每个人的义务。虽然作为普通人看似能做的比较少,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能把保护野生动物的理念渗透到工作和生活当中去,那么它的影响将会非常大。“我们只有在各行各业都渗透了保护野生动物的理念,我们国家的生态环境才能得以改善。否则光把保护区保护起来,但农业、水利、旅游、交通等在内的各个行业都不断地对环境‘下毒手’,中国的生态环境始终还是不能好起来的。”

除了理念要跟上之外,我们还可以从身边的小事做起身体力行保护野生动物。比如拒绝食用野生动物;不随意闯入自然保护区;看见滥杀野生动物的行为及时阻止等等。

解焱说,目前她们正在推动建立 “保护地友好体系”,其目标就是能够让当地的老百姓按照保护地友好的方式去生产、生活,“而城市的人们则可以通过购买保护地友好地区产出的农产品、工艺品,来支持当地的保护地友好行为,这也是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环境的一种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