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天鹅的自述

“幸运”的天鹅宝宝(环志编号G39)

出生篇

我是一只年轻的大天鹅,2014年夏天出生在寒冷的北方。虽然到你们人类的这个猴年春节我仍未满2岁,在大天鹅里面算是少年,可是却经历了很多大天鹅一辈子也无法体会的坎坷,下面我就讲讲我的故事吧!

大天鹅和幼鸟

不知是否老天不公,我出生的时间比较晚,和兄弟姐妹们相比,身体一直不太强壮,到了2014年8月份我大部分身躯还披着灰色的覆羽,飞起来也有些摇摇晃晃,也就是比大家都熟知的丑小鸭个头大一些而已。可是爸爸妈妈对我说:孩子啊,再过几天就到9月了,我们必须要向南迁徙,否则在北方冬天的冻土带,我们可找不到任何东西吃,你可要努力练习飞翔,我们全家都要安全的飞到那个遥远的越冬地去。对于从来没经历过迁徙的我来说,当时心里既紧张害怕,又充满了好奇和幻想,于是我更加努力的练习飞翔,要是迁徙时掉了队,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2014年9月的某一天,仿佛冥冥中有来自宇宙的指引,我们一家人和很多大天鹅家族们开始陆续向南迁徙。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我们顺着西北向的季风起飞,我略显紧张和笨拙的姿势惹来了周围大天鹅们的一阵善意的哄笑。爸爸告诉我,我们大天鹅的这个种群已经沿着一条固定线路持续迁徙了千万年,很多大天鹅都经验丰富,只要跟上大队伍,肯定没问题的。我逐渐放下了紧张,当我升上高空,俯瞰我出生的地方,不由得顿生勇气和决心:自由自在飞翔的感觉真好,我一定不能掉队,后面还有精彩的生活在等待着我去体会。

迁徙篇

漫长的迁徙之旅,并不是一帆风顺,路上发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有的大天鹅因为体力不支掉队了,有的在中途补充食物和淡水的时候吃了毒饵死去了,有的被鸟网、鸟夹和猎枪夺取了自由和生命。有一次,一个儿时的小伙伴因为离开家人太远,被坏人抓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他的爸爸妈妈悲伤的鸣叫了一晚。我害怕极了,一刻也不敢离开爸爸妈妈身边,爸爸妈妈一边警惕的观察四周一边不无担忧地说:听以前的祖辈回忆,原来陆地上没有这么多的人,也没有这么多坏人想方设法的要害我们,现在的迁徙比原来确实危险了很多,不过我们就快到越冬地了,那里还是比较安全的,每年都有数千只大天鹅在那里越冬呢。

大天鹅迁徙之路

经历几十天的提心吊胆之后,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我们正在天空继续向目的地飞行,这时爸妈妈难掩心中的喜悦,高兴地对我们说:你们看到前方大地上那向海洋探出的一角陆地了么?我们今年的越冬地就在那里,一个天然的避风海湾,一个叫天鹅湖的地方。不远了,再坚持一下,天鹅湖这个名字就是为我们准备的呢!

受伤篇

谁知就在第四天的上午,噩运降临到我的头上。当时我们一家人刚吃过早餐,正在水库的岸边梳理羽毛,几个人类从一个会走的铁皮盒子里面下来,似乎是发现我们吃了他们的麦苗,然后他们点燃了一种奇怪的东西,发出巨大的声响和浓烟,在这个水库活动的所有大天鹅都吓坏了,拼命地向相反的方向助跑起飞。在慌乱中,不知哪个小伙伴挥动翅膀打到了我的头,我没保持好平衡,眼看前面有几根电线却没法躲开了,只好尽量保护翅膀,一头撞了上去。一阵剧痛传来,虽然我的翅膀没有折断,仍受了不小的伤,我忍痛滑翔到水库中央,爸爸妈妈临走时大声鸣叫着告诉我,你要坚强,如果休息一下还能飞到天鹅湖来找我们。虽然现在只有我孤零零一只天鹅,待在水中央,至少让我觉得能尽量离危险远一点。庆幸的是,那些人并没有下水来抓我,看我在水库中央,他们指指点点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可是我受了伤也没办法飞走了,更无法上岸觅食,家人已躲避危险而去,我该怎么办呢?为了生存,艰难觅食

到了傍晚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还是飞不起来,也没有想出好办法,可是寒冷、饥饿以及疼痛开始不断折磨我幼小的心灵,我蜷缩起身体尽量一动不动以节省体力,可是心里却越来越绝望。这时,远处有一个移动的影子正在逐渐变大,那是一个人类骑在一种两个轮子自己会走的怪物上,我赶紧用脚蹼划水远离来人的方向,这会不会是我的下一个噩运呢?

获救篇

那似乎是一位上了年纪的人类,他先是站在岸边观察了我很久。似乎发现我受伤不能飞了,他显得有点着急,开始不断的跟我讲话,可是我听不懂他的话,也是第一次遇到受伤的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把头别过去,用余光继续观察那位老人到底要做什么。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如果是坏人来抓我,就像长辈告诉我的那样,我就把头扎到淤泥里,生死都要做一个有尊严的大天鹅,绝不能落到坏人手上。

那位老人跟我说了很多话,我虽然听不懂,也能感到其中的善意。观察久了,我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似乎每天在天鹅湖的一片固定的滩涂上,这位老人都会撒不少玉米粒,撒的时候还会尽量保证均匀和足够的长度,希望能有更多的大天鹅吃上这些玉米。

前些天,听不少大天鹅家族的长辈说,这个人每年冬天都帮助大天鹅补充食物,是个好人。可考虑到我们都是今年刚出生的大天鹅,抢不过那些有经验的,爸爸妈妈也怕我们受欺负,一直都远远看着没有过去。

会不会是那个人呢?太阳已经落山了,天也快黑了,我也更加害怕了,心里犹豫起来,不知不觉的靠近了一些,想更清楚的看看是不是那位老人。他看我游近了一些,不知从哪里找出了一些玉米撒在岸边,然后远离岸边继续跟我说话。说实话,自从上午受伤以来,我担惊受怕了一天,也没有吃东西,确实很饿,我看着不远处岸边的玉米,又看了看岸边的老人,直觉告诉我就是那个愿意帮助大天鹅的老人。

最终,我决定慢慢游过去试一下,吃了些玉米,我恢复了一些精神,不远处的老人没有尝试靠近,继续在说活,偶尔学上几声天鹅叫,还指着自己的手臂、肚子和后背,好像在问我是哪里受了伤!我大概理解了他的意思,他是想帮助我治好我的伤,我抬起头认真的看了他好久,终于做了我出生后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我准备相信这个人的善意,也许他真能帮助我治好伤痛,重新找到我的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

之后,我冲他点了点头。他似乎明白了我的决定,非常慢的接近我,然后张开双臂,向妈妈那样慢慢的把我抱在怀里,我觉得很温暖。他先是快速的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状况,发现我翅膀和背部受了些轻伤,但骨头没有断,然后用一条布单把我包裹起来,一起坐上那辆两个轮子的怪物,带着我奔向的下一个命运。

恢复篇

就这样,我来到老人的家里,在那里我遇到了另外几只同样受伤被他救回的大天鹅,也知道了就我的这位老人叫袁学顺,他在这里保护和救助我们大天鹅已经有三十多年了,还专门成立了威海市大天鹅保护协会,让更多的人来参与保护我们大天鹅。

听这些同伴说:他们有的和我一样撞到了电线,更重的是撞到了风力发电的叶片,还有因为觅食缠到渔网上受伤,被麦田里的鸟夹夹伤,甚至还有被生气的农民驱赶打伤的…我们运气好,还有这位袁老师来救助我们,有的大天鹅受伤了,就默默无闻的死去了。

我在想,我们大天鹅只是为了在我们世世代代的越冬地能够活下去,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苦难和危险呢?我的同伴们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我们现在是人类的敌人么?

我受的伤并不重,没有伤筋动骨,但恢复仍需要时间。幸运的是,袁老师在精心的照料我们,甚至还能经常吃到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这让我恢复的很快。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而且比受伤之前还强壮了一些。

尽管在这里我吃的很好,不用再担惊受怕的觅食,可是我依然想念的我的家人,深藏在血脉中的回忆告诉我,差不多是时候该向北迁徙,回到我出生的地方了。

我和我的同伴们都有相同的感觉,随后的几天,有一些迁徙比较早的大天鹅种群可是陆续北迁,当他们飞过我们头顶,我们都会更加焦躁,偶尔还会鸣叫两声向他们打听一下我们家人的情况,可是都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

袁老师发现了我们的反常举动,最近每天都会和我们连比带划地说一会儿话,大概是告诉我们不要着急,过几天会把我们几个已经恢复好的放归自然,让我们和家人团聚,一起飞回北方。

希望篇

我是幸运的,我受伤得救了,而且回到大自然的当天我就找到了我的家人,他们还在天鹅湖等我一起北迁。我跟家人讲了我的经历,他们都说你真幸运,是命硬的家伙,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辜负人们对你的帮助。

由于之前我的经历,家人们也吸取教训,尽量避免去太远的地方觅食。袁老师依然每天来为大天鹅补充食物,在我的带领下,家人也都有了信任感,取食一些食物,为后面的迁徙积蓄能量。

天气逐渐暖和起来了,在我回到家人身边的一个月之后,借着东南季风的风力,我们一家也决定踏上北迁的归途。一晚的时间,我们从天鹅湖出发,飞行400公里,跨过渤海湾来到一个叫大连的地方稍作休息,好像有人发现我佩戴着颈环,做了记录,并没有打扰我们的生活。

放飞记录

第二次迁徙,我们几个刚出生的小家伙都已经有了一些经验,一路上也保持很高的警惕,终于在一个多月后顺利回到了我出生的地方。这里是无人区,没有人类活动的干扰,我们生活的无忧无虑。然而,在我内心深处,我依然会不时想起我在天鹅湖的经历,想起救我的那个人,和那个保护大天鹅的承诺…


2015年冬天在天鹅湖活动的G39

平静的生活总是过得很快,夏去秋来,我已经褪去了灰色的羽毛,变成了一只全身雪白的大天鹅,可以被称为大天鹅的少年了。随着北方的草原泛黄,又到了该南迁过冬的时候了。

2015年的秋天,10月的某一天,我们一家人再一次飞越几千公里,回到了荣成天鹅湖。这里还是老样子,有很多大天鹅的种群已经来到这里,湖中的食物依然不算充裕,来看我们的游客越来越多了,人类活动的区域也依然充满了危险…

不变的还有守护大天鹅的老人,依然每天来看望我们,为我们补充食物。我第一天回到天鹅湖还特意跑到他附近打招呼了,他开心的对我大喊:你回来了,这半年过得好不好?今年专门为你们准备的保护地友好冬小麦已经种上了,没用任何化肥农药,你带着家人去尝尝啊,现在的麦苗正可口,那些麦田也很安全,没有人打扰。你们放心吧,我们做保护的人说话可是算数的…

其实,我们一家刚回到天鹅湖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几块不一样的麦田,没有防着我们的护栏和护网、没有吓唬我们的彩旗和稻草人,至于是不是没有人驱赶我们,我们没敢去马上尝试。听了袁老师的话,后面几天,我们去试了试,真的没人来打扰,而且远远看到我们还跟我们打招呼呢;别说,除了上次的饺子,这个麦苗味道真的很不错,我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更多的小伙伴们,有不少大天鹅都吃上了呢…

我经历了,我也长大了,对于未来我仍有很多迷茫:

大天鹅世世代代在此越冬的荣成天鹅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缺少食物、充满危险、很多人不欢迎我们,是因为我们大天鹅数量太多了么?

为什么又会有像袁老师、大天鹅保护协会、保护地友好体系这样的人们来保护我们,想办法为我们创造生存的空间?

如果我们在其他地方遇到了危险和坏人,还会再遇到救助我们的人么?

到底是喜欢我们,愿意帮助我们的人类多,还是不喜欢我们,甚至想伤害我们的人类多呢?

我不知道答案,但吃着香甜的麦苗,我想还有希望,我们大天鹅一定会越来越好…

幸福的一家

保护大天鹅,有你更有力量

2015年3月起,威海市大天鹅保护协会与保护地友好体系开展深度合作,共同推动大天鹅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工作,在当地社区推动建立可持续的保护机制,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和支持为大天鹅打造安全的越冬家园。

点此为大天鹅捐款

保护美丽的大天鹅和它们在亚洲最大的越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