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飞之路,从东亚到澳大利西亚

2016年4月9-24日,由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保护地友好体系联合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国家动物博物馆主办的“万里海岸护鸟行”沿北、中、南三条线路同步开展。此次活动旨在调查我国东部沿海候鸟及其栖息地,特别是鸻鹬类的生存状况,广泛宣传鸟类保护的重要意义,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呼吁社会公众和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共同探寻保护地友好应对方案。其中北线主要针对野鸟救助,而中线和南线则分别重点对勺嘴鹬、中华凤头燕鸥进行调查并保驾护航。

候鸟

Migratory birds

候鸟的生态学定义一般是指具有迁徙习性,且全球或区域种群中的大部分都随季节变化有规律地来往于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间的鸟类,并且来去的时间和地点都很规律。

640
飞翔中的黑颈鹤. ©2007 Available Light Images

迁徙水鸟

Water birds

所谓迁徙水鸟,被广义地定义为“生态学上主要依赖湿地生存的迁徙鸟类”。

就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而言,迁徙水鸟主要包括鸻鹬类、雁鸭类(鸭、雁、天鹅)、鹤类、海鸟(如潜鸟、鸬鹚、海鸥、剪嘴鸥、海雀等)、以及一些其他类别,随着季节变化有规律地飞越一个或多个国家的管辖边界。

大量的迁徙水鸟经常聚集在停歇地(具有代表性的此类地点较少),为迁徙旅程补充能量,特别是在飞跃较大的生态学障碍之前。因此,停歇地湿地的丧失最终将会对迁徙水鸟成功迁徙和生存产生重要影响。

迁飞区

Flyway

每年水鸟迁徙所经过的路线被称为“迁飞区”,目前全球共有9个主要的迁飞区。

640-2
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简称“迁飞区”)包括22个国家,从阿拉斯加和俄罗斯远东地区向南经东亚、东南亚延伸,直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每年逾5000万只水鸟,分属250多个种群,包括33种全球濒危物种和13种近危物种通过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进行迁徙。

迁徙期间,这些水鸟需要依赖一系列优质湿地进行休息和觅食,积聚充足的能量,以完成下一阶段旅程。因此,整个迁飞区范围内的国际合作对于迁徙水鸟及其赖以生存的栖息地的保护是至关重要的。

640-3

 

迁飞区内22个国家

640

迁飞区鸟区网络

Flyway Site Network

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鸟区网络的建立是伙伴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将确保一系列国际重要鸟区得到可持续性管理,以支持迁飞区内迁徙水鸟的长期生存。“迁飞区鸟区网络(Flyway Site Network)”强调了在迁飞区内的所有鸟区,通过共有迁徙水鸟物种和种群,所具有的相互连通性。

每个符合提名标准的鸟区都表明其对迁徙水鸟具有国际重要性。到目前为止,已知逾700个湿地符合这些标准中的一个或多个,同时已有分布在16个国家的113个鸟区被纳入到迁飞区鸟区网络中。

只有政府合作伙伴可以向迁飞区网络提名新的鸟区。伙伴关系秘书处和其他专家将就候选鸟区和标准方面提供建议,同时由秘书处管理和推进迁飞区网络。

640-4

绿点代表对迁徙水鸟重要的鸟区;红点代表迁飞区鸟区网络内的鸟区

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伙伴关系(EAAFP)

2006年11月6日,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伙伴关系(EAAFP)成立,旨在保护迁飞区内迁徙水鸟及其栖息地,以及依赖这些栖息地生存的当地民生。EAAFP由各类合作伙伴组成,包括各国政府、政府间组织、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国际私人企业。目前拥有30个合作伙伴,包括1个国家政府,4个政府间组织。EAAFP中包括了一些特别行动小组,并针对重点物种进行观测、调研。

文章来源: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伙伴关系(EA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