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自然、保护自然,从身边的鸟类做起——燕京飞羽·北京野生鸟类摄影展及分享会

说到北京,大多数人对北京的了解是故宫、长城,颐和园,即便是自然风景,也只知道香山的红叶、玉渊潭的樱花,植物园的郁金香。我们是否想过,我们的首都北京除了这些,可还有别的“风景”?

640

4月20日,“燕京飞羽·北京野生鸟类摄影展”在保护地友好驿站开展,同时,飞羽影视传媒资深摄影师谢建国和“雨后青山”老师也在驿站与大家分享了关于北京野生鸟类的故事。

640-14

640-15

640-16

640-17

640-18

北京野生鸟类主题摄影展让我们看到了北京鲜为人知的的另一面——生态的北京,自然的北京。

640-19

两位老师介绍到,北京不仅有悠久的历史,众多的古迹,也有多姿多彩的野生世界,北京还是野生鸟类迁徙的重要通道,北京鸟类记录有400多种。鸟儿和人类生活紧密相关,是人类的朋友,是人们最易见到的野生动物,因此,关注野生鸟类是最能唤起人们关注自然的一个途径。

其中乌鸦救皇太极的传说与北京的乌鸦有关。传说乌鸦曾救过皇太极的命,因此满族视乌鸦为神鸟,有设索伦杆喂食和祭祀乌鸦的传统。故宫也有祭祀用的索伦杆,上面挂上食物供神鸦食用,因此乌鸦与故宫有很深的感情,故宫、天安门一带曾是乌鸦的重要栖息地,随时代变迁城市建设,这一带昔日乌鸦栖息的壮观情景已不再,乌鸦已移居翠微路、西单、北师大、学院路树上。北京的乌鸦常见的是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还有达乌里寒鸦和白颈鸭。可见天下乌鸦并非一般黑。喜鹊的故事和传说也有很多,基本都是正面的,最著名的就是牛郎织女鹊桥会的传说。640-2 640-20 640-21 640-22 640-23

640-2

喜鹊为内容的书画也很流行,如两只喜鹊面对面叫“喜相逢”;双鹊中加一枚古钱叫“喜在眼前”;一只獾和一只鹊在树上树下对望叫“欢天喜地”。流传最广的,则是鹊登梅枝报喜图,又叫“喜上眉梢”。喜鹊的另一面,它也是鸟中流氓,它欺负弱小,毁小鸟巢,偷小鸟蛋食幼鸟,打群架,它们也敢结群与猛禽斗勇打群架。北京常见的喜鹊有三种:黑嘴喜鹊、灰喜鹊、红嘴蓝鹊。麻雀天天在我们公园、小区、街道的建筑上,树木丛中,甚至商业闹市行人脚步的缝隙中觅食,可谓是抬头能见,低头也能见,麻雀也是孩童时听到的故事中最多涉及的鸟。

640-3 640-4 640-4 640-6 640-7 640-8

同时它还在历史上蒙受过不白之冤,与老鼠、苍蝇、蚊子一起被当作四害之一,全民掀起歼灭麻雀运动,北京市曾在1958年5月连续三天全市动员灭麻雀。后来发现冤枉麻雀了,蟑螂取而代之。它是最能忍辱负重,最有生命力的鸟种之一。北京常见的麻雀有树麻雀和山麻雀。

640-9 640-10 640-11

燕子是北京的标志之一,是北京市鸟的候选鸟种,曾作为运动会的吉祥物,“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儿歌,但它去哪,从哪来少有人知,近年这个谜底被揭开,据中国观鸟会环志监测的结果,北京雨燕小小身躯,能从北京颐和园飞到非洲过冬,飞行距离达16000公里,来年春天再飞回颐和园,往返30000多公里。雨燕主要在古建筑的屋檐下建巢,但随保护古建筑设防护网,它们栖息繁衍的环境受到破坏,可供落脚的地方已很少。北京常见的燕子有北京雨燕、金腰燕、这些鸟之所以故事多,是因为它们天天与人类相伴,即便蒙受不白之冤也不离不弃。

640-12 640-13

会后,有不少朋友向谢建国和“雨后青山”老师提问,如鸟类跟野猫之间的关系等,在轻松融洽的氛围里结束了本次分享会。

此外,在分享会现场大家还品尝了青梅汁、黄豆浆、黑豆浆等,这些都是保护地友好食材,青梅来自贵州荔波石头缝里生长的原生青梅林,黄豆、黑豆来自十万候鸟的迁徙驿站敬信湿地和东北虎栖息的山林老爷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