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不一样的旅行——九顶山公益科考第一期回顾(2015年6月21-28日)

作者:王琦
别的地方是一个反面镜子“别的地方是一个反面的镜子。旅人看到他拥有的是那么少,而他从未拥有过而且永远不会拥有的是那么多。”                                                               ——卡尔维诺
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朋友通知我可以去九顶山参加生态科考的机会时,自己是多么的激动。九顶山啊,蜀山中最神秘的一座,从卧龙到唐家河的神奇的龙门山断裂带上的最高点。什么,你不知道这条断裂带?那么,大熊猫,金丝猴,羚牛的故乡一定听说过吧,九寨沟的风景你一定憧憬吧,还有汶川大地震你也一定不会忘记。最珍稀的野生动物,最绚烂的风景,还有最震撼的大地震,是同一只手塑造的:这里是印度洋板块挤压亚欧板块最剧烈的地方。而九顶山呢,就是这个神奇断裂带上的最高点了。
这些话都是朋友整日念叨的内容,所以当保护地友好体系提供这次九顶山生态科考机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保护地友好体系的朋友告诉我,这次科考游对体力要求很高,我记得他指手画脚的样子,普通生态游在这里,他手掌低低地压在小腿的高度;接着把手抬高到腰,说“户外探险在这里”; 最后把两只手高高举过头顶,垫起双脚似乎在触摸一样怎么够也够不到的东西,他一边做着这个滑稽的动作,嘴里一边说“我们的生态科考在这里”!
这里省去准备的部分,因为当体验过这次生态科考之后,我明白无论准备多少高科技的装备,也比不上一个强健的体魄。。。

 

九顶山生态科考,一场不一样的旅行

和许许多多有名的流传在世的旅程一样,这次科考之旅也是从穿越隧道开始的。我们一行人穿过重重的隧道从成都到达茂县茶水村。

茶山村是茂县城南一个小山村,海拔1900米,站在村口朝下望,是滚滚流淌的岷江,如白练飞展。向上看,是巍巍耸立的九顶山,如翠屏肃穆。余家华老师的家,同时也是著名的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就在这青山翠谷之中。这个干净的小院子里,最著名的要数墙角上堆放在钢丝套上的头骨了。别小看这些头骨,全部都是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的头骨呀。当天晚上保护地友好的老师给大家培训生物多样性调查的方法,我们和九顶山协会的村民一起参加培训。老师教我们如何采集标本,如何用石膏做动物脚印。大家听得兴致勃勃。第二天一早,我们整装待发,终于要上山了。茶山村是距离九顶山封顶最近的村庄,这里上山的道路距离只有9公里,上升高程却达到1700米。刚出村子,第一段路就让我们感受到了九顶山的威力。这条刚出村的山路两边都是低矮的灌木,这里是红腹锦鸡的天堂,我们在山路上行走,两耳都是锦鸡的叫声。九顶山协会的保护意识加上灌木棘刺的防护,这里的锦鸡相对容易被看到。这是去年余家华拍摄的红腹锦鸡的近照。翻过这片灌木,我们来到第一处草地,奈都坪。这片草地是距离村子最近的草坪,也是最容易达到的露营点,每年都会有爱好自然的人来这里搭帐篷宿营。而在这片草坪的边缘,也常常能看到野生的雉鸡。我们一行人的目标是海拔3600米的石林寺营地,所以没有在奈都坪停留。继续向上,山体变得开阔,大约4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牛踩坪。这是一个沿着九顶山北麓的大的斜坡草坪,因为没有大树,当我们在草坪上回望,整个山谷都在眼底。我们可以看见茶山村,也能看见谷底的岷江。走了两个小时的朋友们,在一块岩石上休息,而在他们不远处的另一块岩石,则被散养的山羊盘踞。在蓝天碧草之间,所有的生命都是那么惬意。从牛踩坪继续向山,我们走进了九顶山的原始森林。这里处在九顶山北麓的背阴面,环境湿润,气温微寒,是典型的高山湿润云雾森林。幽深的森林里,地衣像鲜花一样饱满绽放,苔藓比修葺过的草坪还要齐整青翠,松萝让硬朗的枝干变得柔和,真菌是青绿山水间的灵性的装点。

杜鹃未开花的样子也是动人的。嫩黄的新叶在枝头聚成一簇,而碧绿的老叶像花萼一样围绕在它们周围。时间的刻刀通过变换的色泽和质感在另一个季节刻出另一种花朵。山路没有盘旋,笔直向山。比起腿脚的麻木,更让人困扰的是高山上稀薄的空气,当我们的马儿也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向导对我们说,快到石林寺了。在下午4点,我们所有的人全部到达海拔3600米的石林寺营地。用最短的时间搭好帐篷,烧起热水,亲爱的向导已经帮我们烧好了香喷喷的腊肉野菜,在高山上还能吃到这样的热饭热菜,整天爬山的辛苦也随山风飘走。

而在我钻进帐篷时,发现刚下过小雨的垭口竟然有一道彩虹。在彩虹下入眠,这是九顶山给我的意外惊喜。一夜的休息带走了登山的疲惫,也带走了山间的雾气。第二天清早,我们见到了一个清澈的像水晶一样的世界。白云在我们脚下优游,蓝天仿佛触手可及,远处的山峦从白云中露出犄角。这是尘世里不曾有的风景。而这一天,我们也在保护地友好体系老师的带领下,分成两个小队,分别在山上的不同位置进行生态科考。我这一队是沿着山道继续向上到海拔4100米的垭口附近。沿着这条路线,我们跨过了高山植被最后的边际,一直到裸露的碎石区。在路线上,植被随着海拔的上升迅速变化。3600米的石林寺还是杜鹃满路,4100米的山脊附近就只剩下高山雪莲了。

3600米处怒放的杜鹃。4100米上顽强的雪莲。而在这样的植被变化剧烈的区域,也就是野生动物最活跃的区域。在这一天的考察中,绿尾虹雉和雪雉的叫声此起彼伏,在我们向上攀登时,有一只绿尾虹雉的雌鸟甚至还飞落到我们身前5米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迄今为止还缺少系统的生物多样性调查。余家华老师的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虽然已经积累了大量巡山素材和动物图片,可是没有系统化、规范化,所以这些原始素材距离科学家们的需要还差的很远。保护地友好体系的老师依托中科院动物所,利用生态科考的形式,带领协会成员一起,在山上这个多样性丰富的区域做系统的调查。而我们这些参加科考的普通人,也通过这样的形式大涨见识。

采集脚印,这是在海拔3900米处发现的一个新鲜斑羚脚印。

接下来,我们学着用石膏灌注在这个脚印里制作脚模。

在4000米的高空采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粪便,您见过吗?

一天的工作完了,我们两个队伍在大本营汇合,第一次参加生态科考的朋友们兴奋的交流着各自的感受。而热腾腾的晚餐也准备的差不多了,锅里都是新鲜采摘的高山野菜哦。第三天踏上回程,我们一早起来,吃了饭,在营地前留影。虽然雾气重重,可是遮掩不住每个人脸上的满足。接着各自收拾了帐篷睡袋。要离开这个扎在白云之上的家了,心里仍然有些不舍。归途仍是原路,上山时的步履沉重,变成了下山的轻盈快捷。

大约4个小时我们从山顶下到了茶山村,小伙伴的裤腿上厚厚的污泥,见证了这充实而难忘的四天。

 

旅途中新结识的“小伙伴们”

白眉朱雀粉红胸鹨光背地鸫某种柳莺红腹蓝尾鸲大耳鼠兔

LUCA6DBCI]8[})8`U1CD[CD

与你友好,与自然友好

感谢您关注“保护地友好”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