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信大雁米”的自然保护“辩证法”

2014-04-29 潘春芳 中国绿色时报|中国林业新闻网

摘要:

中国最好吃的大米在东北,东北最有名的大米在延边,延边最有机的大米在敬信。

4月3日,淡出人们视野整整一年的自然保护“活跃分子”解焱突然向各路朋友广发邮件,极力推荐“敬信大雁米”。

身为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2005年-2012年,解焱任职于世界著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国际组织——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领导开展了西部地区藏羚羊、马可波罗羊、东北地区东北虎、长江中下游地区扬子鳄等一批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

2013年 “两会”期间,解焱携手上百名专家学者为自然保护立法鼓与呼。

邮件中,解焱告诉朋友,这一年,她去种大米、卖大米了。“我们与吉林省珲春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和当地社区,共同在敬信湿地开始有机大米的试点。”

“在敬信候鸟迁徙季节,每天有上万只大雁晚上在水泡子中休息过夜,天刚亮就飞到稻田中采食休息,直到天黑才飞回水泡子,因此,我们将这里产的大米起名为‘敬信大雁米’。”

解焱说,科研人员已在当地开展了敬信湿地候鸟本底调查,起草了监测有机大米对当地生物多样性影响的指南,还组织当地社区和保护协会开展长期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

说起在敬信种有机米的缘由,解焱提到了自然保护不可回避的纠结——保护与发展的矛盾。

敬信镇位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东南部,东与俄罗斯为邻,西南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隔江相望,距日本海仅15公里,镇域内西北部山区属于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敬信湿地正位于敬信镇的中心地区。

敬信湿地有着星罗棋布的沼泽、湿地,面积达到8000余公顷,养育了诸如马苏大麻哈鱼、野生莲(图们江红莲)、中华秋沙鸭、鸳鸯等众多野生动植物。

由于敬信湿地与俄罗斯波谢特湾直线距离只有4公里,这片湿地还吸引了丹顶鹤、各类鸥、海雕等珍禽,每年约60种候鸟(全部鸟类200多种)在4月-5月及9月-10月的迁徙途中驻此休整。

丰富的湿地资源养育了当地5700多人口。当地农民利用得天独厚的气候和湿地资源开展种植水稻、玉米、大豆,养鱼和牛。

但前些年,每到秋季水稻丰收之际,恰逢候鸟南迁的高峰期,在敬信湿地停歇的水鸟时常飞入稻田取食稻谷,导致当地农民收成减少。尽管政府实施了野生动物损害补偿政策以减少农民的经济损失,但是由于迁徙鸟类数量多,毁坏农田面积大,政府仅能补偿农民实际损失的60%,个别农民因受害农田面积较大,得到补偿金后,经济损失仍然比较严重。

在我国,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冲突非敬信独有。

据悉,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8000处以上的各种自然保护地,覆盖陆地国土面积约18%。但大量自然保护地内盗猎、砍伐、人类干扰、商业开发等违法活动时有发生。研究发现,除了管理机制不顺、法律的缺失、经费和人力资源缺乏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处理好保护与社区发展之间的关系。

社区居民为自然保护牺牲了自身的发展权利,却没有从中获得相应的收益。部分贫困居民不得不通过盗猎、砍伐、过度利用资源等破坏手段改善生活,这成为阻碍自然保护地有效管理的重要因素之一。

解焱认为,为了让当地社区能参与保护,并从受到保护的自然中长期受益,急需一个全国性的体系来评估和监督这些产品,确保它们对保护地友好,并且是健康产品,才能保障这些产品比普通产品卖得好。

也基于这样一个目的,2013年初,来自科研院所、公益组织、企业、媒体等各行业的200多位专家尝试一种将自然保护与社区发展紧密联系起来的模式。通过野外调研和7个多月的研究,自然保护地友好产品增值体系“诞生”,解焱担任研究组的总协调员。

解焱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为了保护每年途经敬信的数万只候鸟以及其他野生动物,使它们免受盗猎和农药的危害,并帮助当地居民从保护环境的生产方式中提高经济收入,研究组将敬信湿地作为体系的第一个试点保护地。

今年初,研究组与敬信镇九沙坪村3户村民(共4.3公顷土地)、珲春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合作签署了《自然保护地友好产品增值体系推广试点合作协议》,三方共同推动敬信有机水稻的生产、加工和销售,保护敬信湿地及候鸟。

在规范水稻生产的同时,研究组还与村民就候鸟保护进行了约定。村民自愿成立鸟类救护队,在当地开展候鸟巡护和救助工作,制止所有捕捉、毒杀以及破坏性驱赶鸟类的行为。

“通过第一年的成功试点,我们将摸索出适合当地的有机大米生产技术。”解焱说,4.3公顷稻田按照有机生产方式将生产出约1.5万公斤大米。

据介绍,自然保护地友好产品增值体系对保护地管理水平和产品有严格的标准。只有那些保护得比较好的自然保护地才被批准加入,并通过推动相关友好产品和保护基金来缓解相关威胁。对此,研究组提出三条标准:自然保护地得到良好管理,保护管理机构愿意监督产品对保护地的影响;不使用农药、化肥激素,不使用抗生素、化学添加剂、转基因;利于改善社区生活,保护当地文化。

而对于友好产品的获取范围,研究组给出了严格的界定:仅限于全国范围内各类自然保护地允许利用的区域,即自然保护地的缓冲区和过渡区。

涉及的产品可以是多样化的。研究组提出,友好产品包括天然林下非木材产品、种植产品、养殖产品、手工艺品、生态旅游、科普教育、农家乐、文化产品、水资源及其他生态服务功能,目的是重构自然保护地的生态价值体系,充分发挥生态系统多元化的服务功能,并避免单一化导致的生态退化问题。

“如果符合这些条件的话,我们就可以帮助他们去推动相关产品的发展。”解焱说,这些被称之为有保护和健康双重属性的产品,在自然保护地友好产品增值体系当中,能够以更好的价钱,更有保障的方式卖出去,进而让当地老百姓更好的保护这些候鸟和当地的生物多样性。

老百姓转换生产方式需要技术指导和资金支持,尤其前5年,这些保护地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但解焱认为“前景是非常光明的。有无数的人会在这个体系当中获得自己的价值,包括那些湿地、候鸟、其它野生动物,和当地的生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