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只:下个“虎年”的目标

2014年3月21日 中国科学报|科学网

摘要:
2010年11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全球老虎峰会”上向世界承诺,中国政府积极支持《全球老虎种群恢复计划》,并制定《中国老虎野生种群恢复计划》,到2022年力争实现野生东北虎数量由20只增加到40只的目标。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俄罗斯项目主任Dale Miquelle此前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迹象表明,中国有希望实现老虎翻倍计划。”不过,这样的乐观必须面对冷酷的现实。
2月22日,吉林省珲春市林业局春化野生动物监测保护站站长李冬伟和巡护员像往常一样,携带GPS卫星定位系统,踏着厚厚的积雪,对所辖林区进行全方位巡护。
在记录动物足迹等数据的同时,清理猎套是他们每天最耗精力的工作。“今天巡护了四五公里,清掉了120多个套子。”这个数字并不惊人,但在1月春节前后,工作人员最多一天清理了222个猎套,李冬伟说,一个猎套很可能意味着一只野生动物的消失。
套子是非法狩猎者的“武器”。然而,就是这些成本不过一两元的猎套,却让数只濒危的野生东北虎命丧其中。就中国野生东北虎保护现状而言,在实现栖息地翻倍、科学监测保护、减少人为活动等长长的需求列表上,首当其冲的是如何解决猎套的问题。
2022年恰是农历虎年,对于中国境内的东北虎而言,福兮祸兮仍不可知。
俄罗斯:传统方法沿用至今
俄罗斯的经验表明:科学数据对于东北虎保护至关重要。
2月16日,在锡霍特—阿林保护区里,考察人员跟随保护区科学部副主任、老虎专家Svetlana Sutyrina一起追寻东北虎的足迹。
今年是俄罗斯30年不遇的暖冬,森林里大部分雪已融化,这对于冬季调查来说是不利的。但考察人员仍然发现了老虎的足迹:在沙地上,几天前留下的足迹,足掌长约9cm。
一般雄性成年虎足掌长度约为11~12厘米。Svetlana认为这是一只雌虎的领地,它还带着两只约14个月大的幼虎。树干上的尿迹、刨地挂爪的痕迹,这些都是老虎领地的标记。这让记者第一次感觉到与东北虎如此接近。如果不是因为中俄双方有合作项目,阿林保护区是严禁进入的。
冬季雪地足迹调查是掌握东北虎种群数量的传统方法,阿林保护区从1935年建立时就采取此方法开展调查。“这样种群变化情况的可比性强。”Svetlana说,俄罗斯有16个东北虎关键区域,每年都采用同样的调查方法,以使结果可以相互比较,并显示虎种群(以及猎物种群)大小和分布变化。
“最近两年,中国在东北虎和东北豹科研方面有较大进展,特别是红外相机监测工作在珲春和汪清全面开展起来。不过,中国对于老虎没有长期的科学系统调查,目前也没有东北虎种群数量的准确数据。”中科院“东北虎跨国界保护”项目协调人、中科院动物所副研究员解焱说。
据介绍,中国在科研方面严重缺乏人员、技术和投入,已经成为实现东北虎翻倍目标的重要障碍。中国亟待通过加强与俄罗斯科学界的交流合作,建立自己的科研能力,推动东北虎野生种群恢复计划的实施。
2013年1月12日~22日,《东北虎跨国界保护》项目组赴俄罗斯培训考察,考察队员学习了雪地动物足迹辨别、红外相机设备使用及调查、无线电遥测及东北虎猎物残骸分析等技术方法,并在野外对这些方法进行了全方面实践。
2012年,长白山与锡霍特—阿林结成姊妹保护区。在去年9月举办的“长白山国际生态论坛”上,双方签署了关于联合开展科学考察和发展生态旅游的合作协议。12月,在解焱的协调组织下,锡霍特—阿林保护区的专家对长白山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进行了野生动物监测方法的培训。
据科学考察的初步数据显示,长白山内野猪和狍的密度很大,这使得双方对东北虎重返长白山充满信心。俄罗斯克里姆林宫网也对两个保护区的合作事宜发布了新闻。
今年考察活动的重要任务是由长白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5名巡护员与阿林保护区巡护员展开现场调查,将阿林保护区多年的调查方法和经验用于实践。据了解,在WCS的培训下,中国吉林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珲春市林业局也采取同样的标准化调查方法。这将为两国野生动物保护数据共享、交流合作提供基础。
考察中,针对目前中国东北虎的研究现状,解焱强调,应迅速开展研究,包括东北虎个体和种群情况,栖息地有蹄类动物情况,栖息地的连通性、遗传多样性及人虎冲突等。
中国:从恢复到扩繁的十年
 
2月23日的珲春,湛蓝的天空,清透的空气。
记者跟随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陈建伟、珲春市林业局副局长金永松以及李冬伟,驱车来到四道沟。1只雌虎曾与3只小虎在这里猎食、休憩。
去年11月初,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宣教中心主任郎建民在四道沟发现了3行大小不同、行走方向一致的野生东北虎足迹。其中,走在中间最大的老虎后脚掌垫宽9.5厘米。后经专家组现场考察,确定这些足迹应为1只成年雌虎带着2~3只幼虎留下来的。根据幼虎掌垫数据分析为2013年5月左右出生的幼虎。
3个多月后,我们再次来到现场。下车走了不远,一个被啃食干净、已经风干的野猪蹄出现在脚下。沿着山坡往上爬几百米,又发现几处“老虎到此一游”的痕迹。一头野猪最后挣扎过的痕迹在一棵大树下清晰可见。再往上走,一棵粗大的桦树上,一道道的爪印突兀地显露着。迎着阳光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有几根虎毛挂在树皮上,泛着金光。
老虎和豹子等猫科动物常在活动区域的树干上挂爪,这种痕迹也成为判断当地是否存在大型猫科动物的重要参考依据。当时负责鉴定的专家组成员认为,在野外发现东北虎呈家庭式活动较为罕见,特别是一只成年雌虎能够带多只幼虎活动,“这在中国是首次发现”。
据了解,2013年珲春保护区共拍摄到东北虎、豹40余次,仅保护区马滴达保护站辖区不到2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就拍摄到5只东北虎。今年1月6日、1月14日、2月12日,珲春保护区与WCS合作,通过架设在保护站的红外线相机,也曾拍摄到野生东北虎照片。
2003年,珲春保护区用红外线相机首次拍到了野生东北虎照片,证明了这是“我国唯一真正有野生虎生存的自然保护区”。专家的这一结论,改写了《中国野生东北虎种群恢复计划》(建议书)中的一些论断。该计划于2000年在中国哈尔滨野生东北虎种群恢复计划国际研讨会上达成。该计划当时指出:“中国东北境内已不存在稳定的东北虎种群,没有幼虎繁殖。”也就是说,中国东北只有一些分散游走的东北虎个体,多由俄罗斯跨境迁移过来,没有繁殖便难以为继,已极度濒危。
而10年之后的监测结果表明,珲春地区作为中国东北虎野生种群恢复的生态廊道业已形成,东北虎家庭式活动的出现,表明珲春有希望成为中国野生东北虎扩繁的种源基地。
但是,希望和现实之间总是存在距离。根据印度学者研究,老虎最小独立种群应有15~18头雌性繁殖虎,小于15头雌性繁殖虎的种群会自然衰落。目前中国只有20只野生东北虎,还零散分布在除珲春之外的汪清、绥阳等地。从这点来看,东北虎在中国仍然前途堪忧。
那么,希望在哪里?“中国野生东北虎与俄罗斯的大种群相连,而俄罗斯东北虎种群趋于饱和,自然往外扩散,因此具有较大的恢复潜力。”解焱说。
从失地到夺命的危险境地
目前,全球野生虎只有不到3500只,其中东北虎现存种群主要分布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及中国两个靠近中俄边境孤立的区域内,数量约500只。从俄罗斯到中国,以保护区为主要力量,都在加强野生东北虎的保护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但现实仍然不乐观。
Dale Miquelle从1998年就开始在珲春调查野生东北虎的情况。说到目前中国境内东北虎面临的最大问题,Dale摇摇头无奈地说出两个字:猎套。对于解焱、金永松、李冬伟这些活跃在东北虎保护一线的人,猎套同样是当下最棘手的问题。
守着森林,很多老乡闲来无事就上山打猎。一只狍能卖1500~2000元,一只野猪的市场价超过2000元。可观的利润使得偷猎猖獗,屡禁不止。
下套偷猎还威胁到了有蹄类动物,造成直接与虎争食。“俄罗斯平均每平方公里有一只有蹄类动物,在珲春能有半只就不错了。”李冬伟说。
每年春节前是偷猎最严重的时候。今年1月5日~25日,中科院、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支持珲春市林业局在保护区外清套,20天清套2000多个。“有的地方连下三次,第一次清理出170个,半个月后清理60个,再次清查又清理200多个。”李冬伟说。
野猪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的野生动物之一,也是吉林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随着保护措施的加强,野猪快速繁殖,并开始对周边百姓造成困扰和损失。“保护区内外牧场太多,野猪食物链被破坏,所以才往村里跑。”金永松说,当地百姓特别恨野猪,这也使得偷猎行为更难禁止。
更严重的问题是,原本用来套狍子、野猪的猎套,却误套了东北虎。没有数据表明有多少东北虎死于猎套,从过去的新闻来看,廉价的钢丝套却具有致命的杀伤力。
2004年辽宁新宾发生一例东北虎死于猎套的事件;2008年,黑龙江省一只野生成年雌虎死于钢丝套,原本为了套野猪的偷猎者被判刑10年;2011年10月,黑龙江省一只野生东北虎死亡,专家鉴定结果显示,钢丝套影响老虎捕猎和进食,是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
眼下,东北虎保护最直接的影响因素难以消除,其他生存条件也不容乐观。珲春纵横交错的公路是经济发展的证据,也造成老虎栖息地破碎化。现在正在修建的“东边道”铁路东宁至珲春段,使中朝、中俄沿线多个口岸相连。该线路北起黑龙江省滨绥线上的绥阳站,途经东宁县的老黑山、吉林省珲春市东部地区的春化镇、马滴达镇至珲春,而这一段正是东北虎最重要的栖息地。
由于地方政府的努力,当地森林砍伐大大减少。在珲春林区,记者随处看到树木砍伐车在雪地上留下的“岔路”以及一些砍伐后还未来得及拉走的树木和一个个半截树桩。
在四道沟老虎一家活动的区域,记者的直观感受是,这里的林相与临近俄罗斯的保护区相差很远,直径超过30公分的树木很少看到。不得不说,虎妈妈非常聪明,挂爪的桦树是那片林子中最粗壮的一棵。
从东北虎数量翻倍来看,俄罗斯四五百只翻倍难度要大于中国的20只,但陈建伟认为:“中国老虎问题比想象的还严重——猎套很多、人口密度大、公路铁路等人类活动影响大。”
从小域到跨界保护的努力
 
相比科研层面的不足,中国政府层面对于老虎保护的规划则获得了相当程度的认可。2002年,珲春建立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汪清保护区、老爷岭保护区,一批为保护老虎而建立的国家级保护区相继出现。
“对于中国老虎来讲,必须让保护区变成真正的保护区。”解焱说,俄罗斯保护区的管理、执法到位,而“中国很多保护区还都在纸上谈兵的阶段”。
Dale也告诉记者,珲春保护区内到处都是牧场,沟渠都承包给林蛙厂,红松林也承包出去,人类活动过度频繁,对老虎栖息地造成很大影响。
一方面,有老虎的保护区需要严格管理、加强保护,另一方面,老虎的生存繁衍需要大面积森林,其活动范围也很大,“保护区外的保护工作需要引起重视。”Dale介绍,俄罗斯远东地区共有7个有老虎的保护区或国家公园,但实际上只有25%的老虎栖息在此,大多数老虎都生活在保护区外,WCS正在推动相关工作的展开。
在珲春保护区之外的四道沟发现虎踪,也说明了这个问题。正是珲春市林业局、珲春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等在保护区外开展的调查和监测工作,发现了这里的保护空白区。
根据俄罗斯森林中的猎物密度和长期跟踪东北虎的研究,一只抚育幼仔的雌虎需要约450平方公里的活动空间,一只雄虎则覆盖3~5头雌虎的领域。因此为了维持一个拥有20只可繁殖雌虎(老虎总数约为60只)的种群,需要9000平方公里保护良好的连续栖息地,而珲春保护区(1087平方公里)和汪清保护区(674平方公里)总面积不足2000平方公里。
解焱代表东北虎跨国界保护课题组起草了《虎豹国家公园设想》,并将此作为其今年的重点工作之一。规划中的虎豹国家公园,包括东北虎、东北豹分布最核心的区域,总面积约4000平方公里。解焱说:“在珲春和汪清地区建立更大范围的保护区势在必行。”
在WWF 2010年编制的《东北虎保护行动计划》中,也将汪清—珲春—绥阳—东宁列为东北虎保护的第一优先区。
50年前,俄罗斯境内只有三四十只老虎,现在已经恢复到500只。俄罗斯的成功经验之一就是建立了一个互相联系的自然保护地网络,这个网络实行极其严格的保护措施,实现了栖息地之间相互连通,进而能够实施大范围的保护。
据了解,黑龙江省已启动了老爷岭、完达山的东北虎保护区建设,更搭建3至4条与俄国相连的生态廊道,以壮大东北虎的发展潜力。与此同时,东北虎跨国界保护项目也在推进跨国界合作(包括联合执法)以及建立一个中俄两国东北虎保护合作的长效机制。
科学家相信,通过中俄科学家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以及跨国界保护区和政府间的合作,能够为东北虎野外种群恢复提供科学人才和数据支撑,这样一来,到2022年实现中国东北虎野外种群数量翻倍的目标并非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