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文化遗产该怎么保护

 

 

 

 

 

 

 

 

 

 

目前我国共有6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它们是浙江省青田的传统稻鱼共生系统、云南省红河州的哈尼稻作梯田系统、贵州省从江县的稻鱼鸭复合系统和江西省万年县的万年稻作文化系统,刚刚获批的云南普洱古茶园和茶文化系统、内蒙古敖汉旱作农业系统。

图为云南红河州哈尼稻作梯田资料图片。

主持人:操秀英(本报记者)

嘉宾:闵庆文(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葛波儿(绍兴市文物管理局副局长)

对话背景

你听过农业文化遗产吗?对许多中国人来说,自然遗产、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早已耳熟能详,而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则有些陌生。我国悠久灿烂的农耕文化历史,加上不同地区自然与人文的巨大差异,创造了种类繁多、特色明显、经济与生态价值高度统一的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但是,在经济快速发展、城镇化加快推进和现代技术应用的过程中,由于缺乏系统有效的保护,一些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正面临着被破坏、被遗忘、被抛弃的危险。为此,农业部下发通知,决定从2012年开始,每两年发掘和认定一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与一般意义上的自然遗产、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相比,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则有更难的一面:我们必须保住某一种传统的耕作方式才能保护住在它基础上产生的优良品种、可持续的生态农业以及各种文化习俗。但你有什么理由要求当地的农民舍弃经济价值高的生产活动而拘泥于传统耕作之中呢?这正是农业文化遗产项目的工作难处。

近日,香榧文化与香榧产业发展研讨会在绍兴市举行。据绍兴市政府透露,该市已经启动会稽山古香榧群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申报工作,并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保护试点候选点。

什么是农业文化遗产?我国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现状如何?又该如何进行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我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达到6处

主持人:您能否介绍一下什么是农业文化遗产?

闵庆文:广义的农业文化遗产指人类在历史时期农业生产活动中所创造的以物质或非物质形态存在的各种技术与知识集成,包括农业遗址、农业文献等十大类。

狭义的农业文化遗产指历史时期创造并延续至今、人与自然协调、包括技术与知识体系在内的农业生产系统。这正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于2002年发起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保护项目特指的内容。

GIAHS旨在建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及其有关的景观、生物多样性、知识和文化保护体系,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试点性遴选与保护,使之成为可持续管理的基础。

该项目致力于把传统农业系统及其赖以存在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作为一个整体加以保护。不仅保护传统农耕技术和农业生物物种,还保护农业遗产赖以生存的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包括地形地貌、土壤植被、生物景观、村落风貌、民居建筑、民间信仰、礼仪习俗等。

我国是最早响应GIAHS项目的国家之一,2005年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被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式批准为首批全球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此后,云南红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统、江西万年稻作文化系统、贵州从江侗乡稻鱼鸭系统也被列为保护试点。云南普洱古茶园和茶文化系统、内蒙古敖汉旱作农业系统也已被批准,将于9月初在北京授牌。浙江绍兴古香榧群、河北宣化传统葡萄园、陕西佳县古枣园等被列为保护试点候选地。

抢救古代良种选育和嫁接技术“活标本”

主持人:保护农业文化遗产有什么意义?会稽山古香榧林有什么特点?

葛波儿:会稽山区是我国古香榧树的原产地和主产区,栽培历史悠久,自有文字记载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会稽山古香榧群占地30万亩,该区域香榧树分步及产量均占全国80%以上,是香榧种质资源的自然保护中心。

古香榧群的文化遗产价值,体现在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和经济、社会价值等各方面。比如说,它的历史价值主要体现在古人对香榧群的利用上,反应了会稽山区域古代先民的生存状态。据记载,早在西晋、东晋至唐代,会稽山所处的江南地区就出产优质的榧木,被人们用来制作船舶、灌木以及建筑材料,用途广泛。

在科研方面,它具有营养学、生态学、医药学、植物学和历史地理学方面与多种学科的研究价值。

闵庆文:会稽山脉的古香榧林是古代良种选育和嫁接技术“活标本”,这样数量众多资源集中的人工嫁接且保存了前年以上至今硕果累累的古香榧群极为罕见。

香榧已融入了当地人民的生活、饮食、婚嫁等方面,形成了别具特色的文化。会稽山古香榧群既是防治水土流失的良好生态系统,又是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山地利用系统,是一种重要的农业文化遗产类型。此前成功申请世界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大多属稻作文化,会稽山古香榧群若能成功申报,将是对我国农业文化遗产类型的重要补充。

同时,由于受自然灾害的影响等原因,会稽山古香榧群面临严重威胁,因此,会稽山古香榧群被列为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将进一步提高人们的保护意识,有利于从更高层次对其进行动态和适应性保护。

保护“传统”与现代农业并不矛盾

主持人:怎样保护农业文化遗产?这和现代农业矛盾吗?

闵庆文: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首先要是建立政府、社区、企业等多方参与机制。二是探索动态保护机制,如建立生态与文化保护补偿机制、发展有机农业、发展生态旅游与文化旅游,实现遗产地潜在的文化价值,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从而实现文化自觉和生物—文化多样性保护。

对于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人们容易有三个误区,即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与现代农业保护、与提高农民生活水平、与农业文化遗产地发展相对立。

事实上,“传统”并不意味着“落后”,农业文化遗产是传统农业的精华所在,将其与现代农业技术相结合,则是现代生态农业发展的方向。对于农业文化遗产而言,内涵的保护远大于形式的保护。

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根本目的是促使传统农业系统在新的条件下的自我维持和自我发展,并在这种发展过程中为遗产地居民提供多样化的产品和服务,并在此基础上促进人们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

保护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发展是积极的保护。农业文化遗产强调的是“动态保护”与“适应性管理”,既反对缺乏规划与控制的“破坏性开发”,也反对僵化不变的“冷冻式保存”。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遗产地因为相对落后有迫切发展的诉求是非常正常的。关键是寻找保护与发展的“平衡点”以及探索后发条件下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 相关阅读

走进农业文化遗产

走入诸暨市赵家镇会稽山深处的中国香榧森林公园,满目皆是姿态万千的香榧树,盘根错节,有的内膛空虚,有的高耸茁壮……这些有着千百年历史的古树,诉说历史,传承文化,成为绍兴的一张名片。

在诸暨市钟领村,香榧树上挂满了青绿色的果实。79岁的蔡春海告诉记者,再过半个多月,就到了香榧子成熟采摘的季节。神奇的是,同一棵香榧树上除了成熟的果实,还有要到明年9月份采摘的幼果,及花芽。香榧第一年花芽分化,第二年开花结果,第三年果实成熟,从开花到种子成熟,长达18个月。

10来棵古香榧树,加上后来种植的几十棵,能为蔡大爷带来六七万收入。对于蔡大爷和钟领村的村民而言,香榧是他们祖祖辈辈的记忆,而近些年,它还成了“摇钱树”。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香榧,在不久的将来,他们身边的古香榧林或许将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

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起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保护项目,旨在建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及其有关的景观、生物多样性、知识和文化保护体系,并力图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与保护,使之成为可持续管理的基础。

联合国粮农组织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定义为:“农村与其所处环境长期协同进化和动态适应下,所形成的独特的土地利用系统和农业景观,这种系统与景观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而且可以满足当地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需要,有利于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致力于把传统农业系统及其赖以存在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作为一个整体加以保护。不仅保护传统农耕技术和农业生物物种,还保护农业遗产赖以生存的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包括地形地貌、土壤植被、生物景观、村落风貌、民居建筑、民间信仰、礼仪习俗等。

全世界目前共有17个古老的农业系统被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其中中国有4个,它们是浙江省青田的传统稻鱼共生系统、云南省红河州的哈尼稻作梯田系统、贵州省从江县的稻鱼鸭复合系统和江西省万年县的万年稻作文化系统。此外南普洱古茶园和茶文化系统、内蒙古敖汉旱作农业系统刚刚获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