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哈佛的基因偷猎者

从照片中看,金柏莉·库珀(Kemberly Cooper)的装扮与许多来到中国的外国驴友没什么两样,旅游鞋、背包、墨镜、遮阳帽,手中端着相机,食指指尖落在快门上,看到什么值得记录的场景,就“咔嚓”一声拓到底片上。

不过,库珀从中国带走的,远不止留在相机底片上的这些关于东方的影像。库珀是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系博士后研究员,在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缘,她与她的团队的工作之一就是捕杀跳鼠,以便收集怀孕母鼠的胚胎,并将之带离中国进行实验室研究。

居住环境的变化,使跳鼠被联合国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入濒危动物名单。尽管如此,库珀的工作并未停止。

“灰色自由门”

从生物学研究的角度看,库珀选择跳鼠顺其自然。跳鼠与人类基因组成十分接近,而且相比其他基因接近人类的动物,跳鼠体积小,在遗传学研究中建立模式系统更容易,并且相应的成本也会低廉许多,这是非常经济的选择。

跳鼠有特别长的后肢,是前肢长度的3到4倍。部分种类的跳鼠足部中间三块拓骨随着不断进化,愈合成了一块骨头,叫做炮骨。因此一些跳鼠还保留五趾,被叫做五趾跳鼠;而一些跳鼠后肢外侧2趾变小或者消失,跳跃落地时中间3趾的落点很接近,被称为三趾跳鼠。跳鼠的这些特质,使通过跳鼠寻找控制骨骼结构特化的控制基因称为可能。而这样的基因一旦被成功寻找到,对于生物医药行业又将是一次重大突破。

跳鼠的基因引起了外国学者和制药公司的注意,他们决定将其基因带出中国

然而,库珀选择来到新疆古尔通班古特,并不是一个随机的决定。全球能够大规模采集跳鼠标本的地区没有几个,除了新疆南部,其他合适的采集区都位于中东——很显然,美国人到中东地区的野外,安全就是个大问题。

但另一方面,新疆地区的跳鼠,远比中东地区的易得。库珀在我国进出口检测检疫局办理了兽医卫生许可证后,跳鼠标本的采集基本上就变得畅通无阻。

知情人士向《世界博览》记者透露,库珀的采集过程从方式上讲,更像是粗放式的捕杀:她让当地的牧民去野外抓捕野生跳鼠,然后以每只跳鼠30至40 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其中的母鼠——即使在网络的宠物交易平台上,一只人工养殖的跳鼠价格也在1000元至1500元。库珀将母鼠解剖后,有怀孕的母鼠则将其胚胎取出。

据透露,在制作跳鼠标本的过程中,库珀没有采用学术界惯用的用二氧化碳窒息的方法——虽然在她的学术报告中声称自己是采用此方法——事实上,库珀团队采用的方法就是简单的扭断跳鼠的脖子,因为这样的方式不仅快,而且成本也更低。

我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五章第三十条明文规定,“进出口中国参加的国际公约所限制进出口的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必须经进出口单位或者个人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核,报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国务院批准”。

然而库珀在整个采集过程中根本没有经过新疆自治区林业局,也没有受到林业局的监管或是干预。

据不愿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透露,库珀之所以能获得这样的便利,“是因为她与中科院新疆生态地理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达成了协议:该研究员为库珀采集跳鼠标本提供便利,而作为交换,在库珀之后发表的相关学术论文中,该研究员也能够名列其中。”

而在将跳鼠标本带出我国境内时,由于持有兽医卫生许可证,海关只能放行。

就这样,库珀在新疆打开了一道道“自由门”,而我国的生物资源,就这样敞开大门,迅速流失。

研究与商业一步之遥

现在还很难推测,库珀这样大数量地在新疆收集跳鼠标本背后支撑的力量和最终目的是什么,但库珀坚持对跳鼠标本的收集与研究已经有几年的时间。根据知情人士透露的材料显示,2009年,库珀从埃及“非法进口”了数十对跳鼠到美国进行饲养,“但最终失败”。

库珀目前是克里夫·塔宾教授(Cliff Tabin)团队的一员,而塔宾教授为哈佛医学院遗传系主任。

这并非哈佛第一次在中国进行大面积的“基因偷猎”。1994年至1998年,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在安徽安庆进行了一项大规模遗传流行病学研究,展开了12种疾病的基因调查,涉及20万人,哈佛大学承认的样本量就有1.6万人,而进入中国的方式与库珀这次大同小异:以遗传学学术研究合作为名获得通关许可、搞定有关部门,以体检之名抽取当地农民的血液样本。而哈佛大学在2003年接受调查时声称的向受检者每人一份的知情同意书,当地农民则表示根本没有见到过。

这项研究引导的商业利益,虽然至今难以有充分证据表明其中存在利益纽带,但一些事实足以窥探其中存在的秘密。

为了在安徽进行的这个哮喘病基因研究项目,美国千年制药公司就了哈佛公共卫生学院300万美元的资助。不久之后,千年制药公司从瑞典制药业巨头 Astra那里获得了5300万美元的投资,做呼吸道疾病的基因研究。而这5300万美元显然标准的是千年公司能够获得的哮喘病遗传基因样本。而在肥胖症和糖尿病的研究上,千年制药公司资助哈佛公共卫生学院50万美元,而得到了一个大型跨国制药公司Hoffmannla Roche 7000万美元的投资,而这也是基于在安徽的基因样本的。

目前全球生物医药市场能够带来超过一万亿美元的产值,而这些基因发现,将直接推动生物医药产业结构的升级,对于获取专利的公司来说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真正受损的,是至今没有意识到生物资源正在流失的国家和地区。

事实上,一些生物资源大国也正在扎紧篱笆,保护自己的物种。巴西早在2007年就修改法律,限制外国人从巴西境内带走相关资源。美国一名大学的教授曾因此在巴西遭到逮捕。而现在的中国,正欠缺这样的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