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保护界呼吁为一濒危鸟种设立保护小区

“我们呼吁,掌管全中国野生动物命运的林业主管部门,尽早将白头硬尾鸭列入国家级保护级别!”

“我们呼吁,乌鲁木齐尽早成立“白头硬尾鸭保护区”,哪怕仅仅是市县级!”……

日前,一封由39家观鸟组织、鸟类网站、动物保护团体及200余位环保志愿者联名签署的呼吁信发往新疆乌鲁木齐市政府和新疆自治区林业厅。信中呼吁尽早 将世界濒危鸟种白头硬尾鸭上升为国家保护级别,并将迄今为止中国境内唯一有白头硬尾鸭繁殖的天然湿地——新疆西郊白湖设立为自然保护小区,为这一濒危物种 提供庇护。

此前有专家、学者指出,自然保护小区的建立可使我国自然保护结构更为合理。从目前看,我国自然保护没有建立社会多方参与的机制,应立法调动社会各界的保护力量。

民间保护界为保护白头硬尾鸭发出呼吁并非首次。这从本公开信之题——《第N+1次呼唤:为白头硬尾鸭建保护区!》亦可看出。白头硬尾鸭为世界自然基金会 公布的全球濒危鸟种之一,在全球已不足万只,也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名录。“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濒危鸟种,在我国竟然还不是保护物种!竟然还没有一 座可供庇护的自然保护区!”公开信说。

据上述民间保护机构及人士在公开信中披露的情况,2006年5月,白湖曾吸引过十数对白头硬尾鸭在此繁殖,也创造了其在中国有47只的最高纪录,成为世 界上数量最大的繁殖种群之一。但今天的白湖可谓四面受“敌”:东侧的采砂中断了地下水源;西侧的采石又使水位下降;北面已在2010年规划为一个大型工业 园区,一个大排水口正对着白湖;南面也有人类活动。严重的人为干扰之下,白湖湿地由原本的占地上千亩“缩减”至300多亩后,再到目前只剩下区区数亩即将 干涸的湖底。白湖监测到的白头硬尾鸭数字也从2007年的40多只下降到2010年的5只。公开信称,“呼吁将白湖建立成自然保护区,不仅保护白头硬尾 鸭,更保护这里110余种鸟类,包括全球易危鸟种黄爪隼及多种珍稀保护鸟类。”

据公开信签署方之一、自然大学(北京)介绍的情况,多年来,志愿者们不断呼吁在白湖这一白头硬尾鸭栖息地建立自然保护区,迟迟得不到回音,却等来了白鸟湖新区:今年7月31日,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宣布“白鸟湖新区”成立,白湖位于“白鸟湖新区”的中心位置。

民间保护界担忧,“白湖”中间多了一个“鸟”字,非但不能提升白头硬尾鸭的保护力度,更有可能导致它在新疆乃至整个中国彻底消失。

在近日一个由自然保护学者、专家,民间保护组织,观鸟爱好者等多方参与的相关问题交流会上,为白头硬尾鸭建立“自然保护小区”成为众望所归。据此间交流 的信息,我国目前有许多面积比白湖更小的保护地都已成为自然保护小区。这种保护地域面积小,较灵活,针对某一特别物种,手续可以很快建立起来。位于北京十 渡的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在过去12年中带领志愿者积极与当地政府互动,使更多当地社区村民加入保护,并推动了黒鹳自然保护小区的成立。

记者此前了解到,长期以来,我国自然保护很多时候得不到保护地社区居民的理解和支持,社区发展和保护协调困难,甚至不乏利益相关方的冲突。近年为我国自 然保护立法作出不懈努力的我国著名生物多样性保护学者、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解焱认为,我国自然保护孤立无援,没有调动社会各界的保护力量。

解焱及其保护地立法专家研究组提出建议:我国应立法保障民间组织、个人和公司参与自然保护地管理。明确任何法律注册的单位都可以申请建立和管理自然保护地。实施自然保护地的特许保护权制度,允许民间组织、个人和公司参与特许保护权的招标竞争。

据悉,目前已签署呼吁信的民间机构包括北京观鸟会、安徽省观鸟会、 大连爱及生灵动物救助协会(辽宁)、 震旦鸟网、 自然大学、自然之友野鸟会(北京)等。呼吁信目前仍在持续签署中。(法制网北京8月12日讯)